八一聚会,他带上病妻从不缺席

稿件来源:admin 时间:2021-09-22
0

中国法制报道网 海南报道(林虎 严朝政)人们都说,秋天的雨,是思念的雨。又到八一,感慨万千,似水流年。战友间的深情思念,云带不走,山隔不断。战友们一年一度聚会、拥抱,并且你捶捶我,我捶捶你,以这样最简单最过瘾的方式,表示良好祝愿的日子又到了。琼海市阳江镇,即举世闻名的“红色娘子军连”诞生的革命圣地。有一批一九七六年十二月一起入伍的,跨越过汪洋大海那边去当兵的,参加对越自卫还击战役的老战友们,为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4周年的纪念日,为自己曾穿着绿军装帅气的模样。

八一聚会,他带上病妻从不缺席

七月三十一日,他们在那天空送来温温柔柔、润泽心灵的秋雨陪伴着,联合龙江镇和石壁镇同年入伍的战友们,一共40余人,欢聚一堂。地点就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光荣牺牲的符王存烈士的家乡,石壁镇墟。阳江镇的战友们年年相会情无限。我是阳江人,阳江的兵。早些天,“聚会的通知”我就接到了,因为身体问题,已请假。可是那天一大早,我的心里总是忐忑不安。脑海里老是缭绕着,离开部队时,战友们含着眼泪,相互寄言的余音:“我们有缘一起战斗在军营,我们都正当年轻,今后不管我们走多远,只要我们能走得动,就是坐在一起说上几句话,聚会的时候都要来哦!”想到这里,我是先去理个发,弄得浑身精神点,与妻子一起搭乘着小车子参加聚会去了。

到了石壁镇,我看到阳江镇的这些老兵们都来了。吴秀群,打完仗后退伍回家一直靠种养,干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活。近几年来妻子有病,儿子在外打零工,他一个人在家里放羊过生活。今天,他把羊群关牢在羊圈里,让它们咩咩地叫,自己穿着那套军绿色的迷彩服,套上那双军布鞋,开着那辆破旧“无牌”摩托车来了。黎修雄、谢式伍俩人,从最边远的“红色小山村”也来了。庞启云是靠了养猪过日子的,他起得很早,把猪的饲料配搭好,请了村里的二哥帮忙,届时把猪安好。然后开着拉猪饲料的专用三轮车,嘟嘟地也来了。覃业和退休后住在潭门镇,距离集合地点有60多公里,他穿戴得最显眼整齐,满脸笑容,但掩盖不住那满头苍苍的白发。他开着嘉陵牌摩托车也赶到了。卢家兴、陈传炎、黎仕海都是农民,他们放下了所有的家务和农活,尽管老伴多话二句也随她去吧!有的把孙子寄养给邻里的大婶照管着,然后相邀赶路,也赶来了。

蔡雄,一个60来岁的大男人,还要照顾着90岁的老母亲,他一早就告诉母亲:“我去与战友聚会,中午就赶回来好吗?”母亲点了点头后,他才从嘉积镇那里搭车来了。王连才刚服下“降压药”,一个人“自作主张”,驾驶着小电动车,摇摇晃晃奔跑了20多公里的小山路也到来了。郭远平居住在海口,小车跑了一百多公里的路程,急急忙忙的,上午10点半钟也准时赶到石壁镇集合地点。阳江镇的这批老兵全部到齐了。三个镇的老战友们都集合完毕了。会议开始了。一、全体起立,向一起去当兵而却永远留在祖国南疆,为国捐躯的人民英雄符王存兄弟默哀、致敬!二、代表致词。三、自由发言,各自拍照留念。人生短暂,已是暮年。战友们好象只要见面,喊一声:“老战友”,胸膛里会涌起一阵滚烫的暖流;只要叫一声:“老战友”,脑海里会闪过一连串难忘的“兵哥哥”镜头;只要道一声:“老战友”,几十年来生活的人生道路上艰难跋涉,全是快乐。只有战友们聚在一块的时刻:“宽容”“接受”“纯真”“大爱”,才显露出更加绚丽多彩!我向每位战友握手问候之后,坐了下来慢慢地品尝着,每位战友脸上堆满着的喜悦,乐不合口的幸福。多么令人敬重的老兵,永生“缘梦不醒,爱我军营”。可又有何人知道,这些老兵几十年来,因工作、生活的环境,机遇和条件各有差别,只是他们对待一切的态度是“虽苦犹甜”。当我走到郭远平战友身边坐下时,他笑眯眯地迎着我,但我紧紧握住他那只很有力量之手的瞬间,我的心还是震撼了。脑海显现出了这样一句话:“人到老年不轻松啊!”郭远平是大家最崇敬的战友,老兵们的活动他最热衷。每次聚会,他亲力亲为,必到不缺,无论是退休前、后都是始终如一。同时,我还听说,他的爱妻很支持他,每一次都陪着他从海口回到琼海有战友们的地方。

八一聚会,他带上病妻从不缺席

可是每一次的战友聚会会场都没有看到爱妻的身影。我一直都比较粗心,我相信所有的战友们也都比较大意。直到前年的“八一节”,聚会的定点在阳江镇墟。我为了搭乘他的汽车返回嘉积。问他:“郭处长,你的妻子也来了吗?待会是否有我的座位。”他以轻如云彩的口气回答:“有座位,待会一起坐车。我妻子来了,在她的亲戚家里呢!”郭远平的话,给我形成了这样一个思路,说妻子陪着他一起来参加战友聚会,倒不如说是顺路回老家。妻子会面一下亲戚和朋友,一举两得。但当我乘坐他的小车返回来嘉积的路途中,车子转了一个大圈,到亲戚家接上他妻子上车时,我的心灵一震,对他们“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移”之情,肃然起敬!原来,他的爱妻是个偏瘫中风、走行不便、吐语不清、生活难以自理的病人。此时,只见妻子扶着一个助行的四方形铁架,颤颤抖抖地走出来。郭远平急忙下车抱着妻子上车,脸带笑容,小心翼翼地帮着她捆好安全带,折叠好铁架放在车后箱,然后回到驾驶室。一路上他爱妻的笑容总是挂在脸上。当郭远平介绍我也曾在阳江镇工作时,她一直说个不停,尽管口齿不利索,但我 听着每一句话都是很美的感觉。郭远平,风雨军旅22年,团级干部,之后,转业到公安部门,直到退休。严格意义上来说,郭远平是一辈子的“兵”。战友们告诉我:他到部队后,事事是尖兵,样样夺优秀,又有文化,第二年就入了党,然后提了干部。那天,郭远平一边开着车,一边深情地回忆着:是部队培养他学文化,培养他为人处世的学问,培养了他处事不惊、遇事不乱的性格,培养了他坚强拼博、勇往直前的品质,尤其是在部队学会了生活,学会了爱。这是部队教给我们平常人得不到的东西。80年代,他与妻子结婚后,一个在广东那边,一个在老家这边,后来他调回来海口工作,虽然情况好了些,但一直是夫妻两地,聚少离多。家庭和孩子的事情,全部是妻子一个人,又要上班又要一个人忙着,我真的是欠了妻子很多很多。妻子真是苦命的人,没有享受过正常人的一天快乐。她刚退休,就患了重病,已经有10年了。她现在这种情况,孩子工作在其它地方。我一个人照顾她,所以离开半天都不行,要回琼海就要带着。带着她也快乐,我也放心啦!她的爱妻在车上反反复复地转过头来,甜美美地向我说:“如果不是远平照顾我,我就惨了。”“你说这种话干什么嘛。”郭远平笑着制止着妻子。看到这种情况,我们三个人都哈哈笑起来。在小车上,我一直怀着敬佩的心情在听着他们夫妻恩爱的美丽感人故事。

八一聚会,他带上病妻从不缺席

我在深深地思考:什么是夫妻呢?夫妻关系,说穿了就是寻找那个与你在人生苦海中,风雨同舟的人。战友聚会,我认为已经不仅仅是“好久不见”这个层面的意义了。还有得到每位战友背后“真、善、美”的故事的分享、学习。

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法制报道网)”的作品,均转载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西三环南路86号   邮编:100078    邮箱:zgfzbdw@126.com   新闻监督热线:(0)18611003123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京ICP备07045522    技术支持:华企立方   法律顾问:王海峰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前门东小街   邮编:100035    邮箱:zhfzxww@126.com    新闻监督热线:(0)15201337589
  版权声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技术支持:东方科技    法律顾问:王玲      
公告:本网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和本网新闻采编人员,未经本站核实不代表本站观点。核实为事实后可向国家有关部门发送《内部参阅》并在本网发布,不实内容经本站核实后,立即下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