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说:祖国,我爱您

稿件来源:中国法制报道 时间:2021-09-30
0

◇严朝政

我最喜欢那一句有骨气、有力量、有担当,而又出自于一位普普通通子民的话语:“你是怎么样子,中国就怎么样子!因为你就是中国!”

今天是72周年的国庆节,琼海市阳江镇上绚丽多姿,到处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你看,“红色娘子军”群的雕像公园里,摆放着无数娇艳的鲜花,真可谓花团锦簇,姹紫嫣红。仿佛那一群十七、八岁青春美丽的“巾帼英雄”活灵活现,集结在猎猎作响、高高飘扬的军旗下呐喊着,冲向一个胜利又一个胜利!你看,这片土地上的百人志愿团队,是一道最靓丽的风景线。他们身上穿着统一图案“祖国在我心中”的深红色上衣;头上戴着红红火火的红布帽子;每个人手里举着鲜红耀眼的“中国旗”,走在大街上高呼着,欢乐着!队伍里,有镇、村、小组的干部,有党员,有刚刚下到田间赶来的农民大伯和大娘。欢快的行列里,有一位9岁的小孩子喊声最响亮:“祖国,我爱您!”“中国万岁!”

国家、国家,没有国、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我。让我们共同祝愿:国兴家和!

祖国啊!古老的文明,已镌刻在残矛断戟上;勇敢与忠贞,高风与亮节已浸沉在历史的每一页,而这一切,早已成为融在我们心中永恒的情结。苦,为了您;甜,为了您;生为了您;死,为了您!您的忧虑便是我们的忧虑,你的欢乐便是我们的欢乐!

青山不老,绿水无忧。这一刻,我每次望见五星红旗,都会想起你们,我的战友。即那些捐躯赴国难的烈士和辱我中华者,必以血还血的战斗英雄们。因为这面五星红旗,有你们的鲜血染红了它!

曾记得,那场发生在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至三月十六日的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了。于副团长战前的一番既义愤填膺而又依依惜别的动员讲话:“我亲爱的战友们,兄弟们!我向你们敬个礼!现在你们就要为国出征了。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你们要英勇杀敌,面对敌人你们要有杀一个顶一个,杀两个赚一个的大无畏精神;我是一个军人,也是一个父亲,很清楚作为父母亲的这个时候最牵挂的是什么?你们都是娘生的娃儿,有什么话儿要用信纸写下来,不懂写的请战友们之间帮着写,免得家人无限思念……”于副团长的这番话,使战士们个个都慷慨激昂而又暖涌心头,发誓一定要为国家为人民英勇作战,保卫边疆。纷纷递交了“参战申请书”,请缨出战。“参战申请书”一份递交给连支部,一份珍藏在自己的小背袍里。“参战申请书”上唯有一句话是基本一致的。那就是:“祖国会记住我,人民会记住我。”

“拼将万人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战斗的序幕拉开了。顷刻间,万炮齐鸣,地动山摇。我所在的参战部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41军122师366团九连。我团受命攻打越南高平省号称:“朔江天险”的战斗任务。战斗中,战士们个个表现出便捐躯赴国,也九死无悔。我团涌现出了大批“战斗英雄”。有“活着的杨根思”的全国战斗英雄何学高,有“赤手空拳守机枪”的二级战斗英雄李进斌。战争是残酷的,真是“古来征战几人回”的壮烈场面。我九连副连长邓万兄等11位战友光荣牺牲。老指导员黄维松等50多位战友光荣负伤。九连荣立了集体二等战功。

我每当想起战友,特别是想起那些年华豆蔻就永别了和流血负伤后你现在活得还好吗的“弟兄”,他们的面容依稀惊现在眼前,他们留下的最后的话语依稀缭绕在耳边。

在这里,那我就随手拈来几个战友战斗的故事讲给大家听。

“狭路相逢勇者胜。”说的是李进斌。他1979年1月入伍。是我团100迫击炮连2排战士。由于迫击炮连配备的枪支少。李进斌就没有配备枪支,只带了两枚手榴弹。2月19日,部队已插入越南军防御纵深近20多里。为了把伤员和烈士遗体迅速转移,团首长命令100迫击炮2排执行护送任务。18时,在2排战士的护送下,160多名民工抬着40多位重伤员和烈士遗体,押着俘虏,按团指指定的暂时留置地点前行。

队伍沿着山间小道,连续翻了几座高山,在一处半山腰间有一条岔路口。这岔路口分为两小路。排长带着队伍走了一百多米,才发现看似平缓的小路非常滑,举步艰难。如果继续走下去,既会给伤员增加痛苦,还会耽误行动计划。眼看着天就要黑了,李进斌主动向排长申请,去左边那条小路探查。随后队伍也转返跟进。一路上,李进斌打前锋探路。19时20分,李进斌进至那桥南无名高地山谷时,突然发现在自己左侧3米左右的石缝里,有一个敌人正操着轻机枪向我担架队伍方向瞄准,这时队伍已完全暴露在敌人火力的威胁之下。如果不迅速干掉这个敌人,我军将要遭受重大伤亡。情况万分紧急,就在李进斌发现敌人的同时,敌人也发现了他,电光火石之间,投弹动作都无法来得及了。

真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在这危急关头,李进斌毫不犹豫,一个箭步冲到敌人面前,大喝一声:“灯依姆(不要动)。”敌人猛然见到李进斌冲过来,也马上一跃而起,调转枪口就想开枪射击。李进斌眼疾手快,抢先一步,用右手抓住枪管猛力向上举,同时用左手抓住枪杆使劲往自己这边拉。这个越军同李进斌争夺了几个回合,双方相持不下。眼看着担架队越走越近,敌人慌了手脚,也顾不上压低枪口瞄准,扣动了板机,胡乱地打出了几个点射。大多数子弹从李进斌的耳边呼啸飞过。有一颗擦破了他的耳朵,鲜血直流。只见李进斌又飞起一脚踢到敌人的小腿上,两手再同时使劲,把机枪从敌人手中夺了过来。这个越南敌人见势不妙,只得慌忙逃命,越跑越远。紧接着,兄弟连队拦截击毙了敌人。

李进斌舍身忘我,空手夺下敌人的机枪,避免了我方可能遭受的重大伤亡。为了表彰他的突出功绩,广州军区授予他“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2016年,我到长沙,与李进斌相聚,他紧紧握住我的手,我觉得:英雄的手之力量还是37年前一样“扛鼎拔山”。

“不,战旗不能倒下。”这是九连战士陈定志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小时候,我就听说过:“五星红旗是烈士的鲜血染红的。”而我们九连的旗手,三等功臣陈定志烈士,是流尽最后一滴血,直接把红旗泡得大红大红的。陈定志,湖南省沅江县人,1978年12月入伍,第二年2月就参加了战斗。2月18日,团部的红旗交流到了九连手中,旗手就是陈定志。红旗,在战斗中象征着指挥,旗杆是冲锋号,红旗插在哪里,战斗就在哪里,胜利就在哪里。陈定志心里明白,红旗的目标大,容易引起敌人的注意,吸引敌人的炮火,红旗手容易造成伤亡。而他认为:“战士就是向危险前进的,要不当战士干什么!”他接过红旗后就往前冲。战士们看到红旗,士气高昂,英勇杀敌。说时迟那时快。当我们冲到一片约3亩宽的蔗园地时,“噗、噗、噗、噗”一个点声,又一个点声低沉的枪响,从小山坡的石岩洞里,朝着我们扫射过来,身边的赖日东战友马上反应过来,朝着陈定志喊:“小陈危险!”可是当时枪炮声震耳欲聋,他好似没有听到。赖日东情急之下,伸出脑袋来声嘶力竭地大声喊叫:“小陈,赶快把红旗插上,隐蔽一下,隐藏、隐藏!”“不,战旗不能倒下!”他斩钉截铁地吼着。当时,两位战友的距离只有3米远。赖日东真恨不得飞身扑倒他,掩护着他。这一刹那间,“噗、噗”,两颗罪恶的子弹从他的身上穿过了。没有来得及留下半句话,他即刻倒下,鲜血直流。一个仅有18周岁的共和国士兵就这样,与生养他的父母亲天地相隔。陈定志牺牲时,右手还紧紧地握住那面鲜红的旗帜,红旗稳稳插在战场上方,指引着战士们,干净彻底地消灭了全部敌人。

“是阿存的战友来了!”这是琼海市石壁镇石壁岭村101岁高龄的革命老妈妈卢宏芳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她怎么都不会忘记,她的儿子符王存,自从1976年12月去当兵,去当了国家的“儿子”以后,再也没有回家来看她一眼,她一直坐在老家那门口的大石头上等着、等着……。当与阿存一起去当兵、一起去打仗的老战友们,每年每次去探望她时,她都会一一叫出名字来,都会激动不已地唠唸着:“是阿存的战友,我的儿子们来看我了!”符王存是六连的副枪机手,1979年3月7日在对越自卫还击战的板洋战场上,不幸中弹牺牲的。长眠在“靖西烈士陵园”的那片红土地上,三等功臣。符王存,琼海人民将永远记住他,万泉河将永远记住他,祖国将永远记住他。

“妈妈,我爱您!”战斗结束以后,我被调到团部政治处报道组。我看到了很多战友烈士的“参战申请书”。不,准确地说是“遗书”了。每当我看到那一份份沉甸甸的“遗书”,都情不自禁地悲从中来,泪水横流。这些“遗书”没有象样的纸张,没有华丽的词藻,每一个字都是用心血比划出来的。九连副连长邓万兄一等功臣这样道:“老婆啊!我自从1966年参军以后,家里的父母、女儿都是你一个人辛苦地操劳着。首长说了,到了明年我就可以带你来随军了……。”看到这里,我们心里明白,这一次邓万兄与老婆说了美丽的“谎话”。他为了祖国去打仗,牺牲了。却一个人永远地留在了部队里,让老婆还是一个人呆在家里哭着,望眼欲穿地等着、等着……。江西的战士曾佐祥。爸爸过早去世,老妈妈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把他和姐姐抚养成人。1977年1月,妈妈无私地把他送到了部队。1979年3月7日那场战斗中,他作战总是冲锋在前,他为了抢救负伤了的战友,不幸中弹牺牲了。他的“遗书”有这么一段话:“妈妈,您把我和姐姐养这么大不容易。小时候,我很调皮,总惹您生气,现在我用笔写出我想说的话:妈妈啊,您辛苦了!我爱您。另外,姐姐嫁到邻村,很近的。您们要多相互关心照顾着。儿子这次去执行特别任务,等儿子退役回家后,哪里都不走,就一生陪着您!妈妈,爱您!爱您!”

南疆的硝烟早已散去。而我最大的情结仍然是那一张张战友的面孔,那一阵阵呼喊着:祖国!妈妈和妻儿的心声。如果有人要问我,谁是最可爱的人。我还是铿锵有力地回答:军人!无私奉献的军人!因为他们将祖国的嘱托,人民的安危牢记在心,他们把真爱播撒祖国的每一寸土地,他们是心甘情愿与青山为伴,他们的精神与日月同辉。

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法制报道网)”的作品,均转载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西三环南路86号   邮编:100078    邮箱:zgfzbdw@126.com   新闻监督热线:(0)18611003123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京ICP备07045522    技术支持:华企立方   法律顾问:王海峰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前门东小街   邮编:100035    邮箱:zhfzxww@126.com    新闻监督热线:(0)15201337589
  版权声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技术支持:东方科技    法律顾问:王玲      
公告:本网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和本网新闻采编人员,未经本站核实不代表本站观点。核实为事实后可向国家有关部门发送《内部参阅》并在本网发布,不实内容经本站核实后,立即下稿。